您热网 首页 社会百态 查看内容

上海一家人遭房产中介员绑架

2016-2-16 18:00| 发布者: Ricky_Yahoo| 查看: 622| 评论: 0

  晚上下班回到家中,猝然发现,公公、婆婆和5岁的儿子,惨遭绑架,索要赎金100万元——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日前,30多岁的冷婧夫妇得知,那起发生在去年6月份的绑架案已于近日宣判,两绑匪均获刑。但直到现在回想起来,冷婧依然后背发凉,如果当时有一个细节处置不当,她们全家都可能遭到灭顶之灾:那一天的24小时,每一分钟,每一个细节,每一个人物,都刻进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2015年6月23日18∶30家人被绑
  两老人手脚被捆绑,两劫匪手持长匕首
  6月23日下午6点30分,夏天上海的傍晚,天还大亮着,冷婧下班回到了家里。
  这是一套复式房子,位于6层顶楼,楼下3室2厅,楼上除了一间卧室和独立盥洗室外,还有一条走廊,可直通空旷的阳台。
  开门后,冷婧发现客厅的窗帘都拉上了,房间里很黑,也没开灯。因为室内外光线的反差,眼睛过了好一会才适应家中昏暗的光线。因为当天刚好是周二,她以为5岁的儿子跟着爷爷去学画画了。
  这时,次卧传来了婆婆的声音:“冷婧,你去拿点钱。”
  冷婧心想,莫非老家有人急着用钱,就走进次卧,想问问婆婆,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公公坐在地上,靠在床边的角落里,手、脚分别被绳子捆着,整个人佝偻着,连嘴巴也被胶带封住了;婆婆躺在床上,手脚也被捆着;唯一没有被绑的是5岁的儿子,躲在奶奶身后,不敢出声。
  两个穿着西服、衬衫的男子,每人手里拿着一把20厘米左右的匕首,其中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子,身高约1.7米,肩膀很厚实,身上沾了不少血。后来,冷婧才知道,这名男子在打斗过程中,被公公咬断了右手中指。
  另一个男子,坐在进门的沙发椅上。冷婧一眼认出了他——一家连锁房产中介的业务员钟杰。这个颧骨很高、很瘦的男子,30多岁,眼睛有些凹陷,给人一种很凶相的感觉。冷婧家的房子曾通过他挂牌出售,他也曾带冷婧夫妇看过三四套房子。
  “钟杰,你要干什么?”冷婧问。“我也是被逼的。我在外面欠了钱,还不出来,必须要一笔钱。”钟杰答。
  “你要多少?”
  “100万。”钟杰说。
  2015年6月23日19∶15救出儿子
  答应绑匪要求,但需放走5岁儿子
  冷婧试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刚谈了没几句,就听到门铃声。
  “你不要紧张,是我老公回来了。”冷婧担心丈夫丛榕紧张,特地站在门口。丛榕进屋后,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钟杰还特意向他展示了一下匕首和两瓶酒精。
  交涉的结果并不理想,钟杰的态度很强硬,要求48小时内必须筹到100万元,“拿不到钱,所有人都别想活着出去”。
  钟杰扬言,他们已经做好了制造惊天血案的准备。
  丛榕没有选择,只能答应对方的要求,但提了一个条件:“我要把儿子送到朋友家去,因为小孩子会哭闹,对这件事的处理不利,否则一切免谈。”
  钟杰想了想,同意了,他也怕孩子闹。
  当晚7点15分,丛榕开车将儿子带离。8点左右,丛榕把孩子安全送往了几十公里外的同事家。  因为要打电话借钱,绑匪并没有没收冷婧的手机。她开始不停地打电话、发微信,问亲戚朋友借钱。但对一个工薪族而言,要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凑够100万元,并非易事。
  打电话借了一圈钱以后,冷婧意识到,这将是一场持久战,她决定先做晚饭,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然后拿出了冰箱里冷冻的粽子,开始煮。
  2015年6月23日20∶30报警求助
  要不要报警?报警了,绑匪会不会撕票?
  接下来怎么办:报警,还是不报警?
  在这个攸关性命的时刻,没有一个人可以帮丛榕拿主意,除了他自己。
  8点30分许,他选择了报警求助。因为手机快没电了,丛榕在拨打110报警时,用了同事的手机。
  因为丛榕报警时有一些犹豫,讲述时又有一些含糊不清,再加上这样没有利益纠纷的绑架案充满了诸多疑问,当晚9时许,刚吃完粽子没多久,冷婧突然接到了一个核实警情的电话。
  冷婧心里一惊,她心里很清楚,老公报警了,但绑匪钟杰离她很近,她只能否认:“这个号码不是我老公的,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们只是夫妻吵架,摔了一些东西而已。”
  那一刻,空气仿佛凝固了!
  多疑的钟杰已经听出来,电话是警察打来的,他从沙发上站起来,拔出匕首,走到冷婧面前:“他那时真的是非常非常激动,说‘大家都不要活了’。”
  挂掉电话后,钟杰逼着她给丛榕打电话,问他是不是报警了。
1234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