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热网 首页 焦点聚焦 查看内容

养老金改革该动真格了

2018-12-25 00:00| 发布者: Ricky_Yahoo| 查看: 115| 评论: 0

12月24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在京举行。审计署审计长胡泽君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2017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情况。谈及正在整改中的问题及下一步安排,胡泽君指出,有的对应的经济环境发生较大变化,整改时不宜“一刀切”,如对少缴或欠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问题。

2019年1月1日起各项社保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这意味着少缴或欠缴基本无处遁形。没有了钻空子的空间,一些问题暴露得也势必更快。随着老龄化程度的日趋加深,加上经济增速放缓,养老保险“收不抵支”的焦虑与日俱增,“昂贵”的养老金开始成为一个沉重的社会话题。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养老金制度作为国企改革的配套,进入顶层设计。当时全世界有两种基础养老金制度,一种是现收现付制,通俗说就是“向现在在工作的人收钱,养现在的老人”;一种是个人账户制,并于上世纪80年代在智利等拉美国家付诸实践,简单说就是“每个人自己存钱养自己”。

两种制度各有利弊,养老金改革成了一道艰难的选择题。现收现付的好处是运行成本低,弱点是当老龄化社会老人越来越多时会出现麻烦。个人账户制看上去更公平、更具激励性,但缺乏共济性,也不能避免受托管理个人账户的专业机构投资失误的风险。

中国最后选的是“两者合一”,首创统账结合制度在现实中落地,但麻烦才刚刚开始。直到今天,在两种方向不同的制度之间过渡,最大的问题依然是如何做实个人账户,说白了也就是钱从哪儿来的问题。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等人在1993年提出,将一部分国有资产看作是由过去的养老基金和医疗基金的积累所形成的,划拨出来由国有持股机构进行委托经营。

这样的思路也在今天得到了进一步落实,但力度和效率显然还远远不够。与国有资产迅速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社保的“窟窿”在不断增大。如果不及时将部分国有资产尽快划拨给社保基金,等到将来财政不断承压,最终负担将转移到现有和未来的劳动人口身上,很有可能影响劳动力市场效率提高,对未来的改革形成掣肘。

目前中国养老金和社保缴费率与其他国家相比已经非常之高,让国民和企业交更多的钱逐渐缩小缺口并不现实。解决养老困局的办法,就是清偿历史债务和推迟退休年龄。无论从经济原理还是从实际操作可能性上,清偿历史债务都应该在前。划拨国有资本是打破养老金困局的根本大招。

市场化改革需要为公民提供一个安全网,以此防范和化解生存风险、维持基本生活。改革开放40年,财政体制、金融体制、国有企业等改革均取得进展,中国构建起初步的市场经济体制框架。社会保障体制改革仍需要破釜沉舟再接再厉,能否冲破阻力,尽快清偿历史旧账,既是建立新社会保障体制的要求,也考验着执政者的决心与勇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寻好东西

南瓜子不能和什么一起吃 女人吃南瓜子的好处

南瓜子不能和什么一起吃

南瓜子不能和什么一起吃?南瓜子是众多瓜子仁中的一种,也是生活中常

女人有没有出轨,这四个地方告诉你,特别是最后一个

女人有没有出轨,这四个

“欺骗”这个词也是陈词滥调,尽管我们已经熟记在心,但很少有人真正